紫水母

紫釵的分頁。為了區分主題用的
這邊大多是暗巷組或者一些特殊CP小腦洞。

[暗巷組]上班雜寫(短篇)

 @速水  暗巷好朋友幫小短文畫了一張很棒的圖LESSION ONE 記得去看看喔>///<

呼呼呼呼~~~我都驚艷了XD


最近上班很不順,壓力一大我就會寫些小短文

---------


魁登斯学会绳绳 禁(Incarcerous)之后就把葛雷夫捆绑在餐桌椅上

就算现在并不是晚餐时间,可他仍旧这样做了,连同那一双眼睛也一并遮掩住。

手里紧握住魔杖,跨坐上葛雷夫的腿,面对面的盯着那仍旧沉默不语的人。

 

有点紧张害怕,可不想中途放弃的念头随着绳绳 禁的完成越渐膨大

鼻息间满是属于葛雷夫的味道,他迷恋的味道。

迟疑了阵子,搜索脑海里的记忆,依样画葫芦的咬上那张薄唇,手指颤抖着但也没有停止地继续在葛雷夫身上进行

 

 

他没有受到任何拒绝,手指下的体温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升高

紧攀在葛雷夫身上,内心渴望想要更多但却不得要领,胡乱的蹭着对方,软软的求欢一丝丝甜腻腻的倾覆在葛雷夫耳边

他渴求长者的抚 触,给予的刺 激,甚至声声蛊惑着长者做出脸红心跳的行为。

 

砰的一声,葛雷夫倏地站起的动作震倒了身后的餐桌椅,成功在预定的时间内施展开吩吩绽(Diffindo)粉碎魁登斯的Incarcerous

青年惊慌的紧抱住葛雷夫,有点懊恼自己一点点的分神导致功亏一篑。


「5分10秒,我退步了。」事实上他早在一开始就能挣脱开青年的禁锢,可他这辈子都不会跟青年说出这件事实,一次拖的比一次慢是他没说出口的享受。

青年试图镇定下来,有些敏感的身子急着想退开,却被葛雷夫使力托上了餐桌,连惊愕都来不及反应,先生信手拈来的Incarcerous,捆的魁登斯扎实,他甚至根本没听到先生有开口念出咒语。

那早被魁登斯拉的半开的裤头微微的崭露出形状,葛雷夫顺着指尖挥洒剥除魁登斯的遮掩。


「吩吩绽(Diffindo),我们开始上这节课,准备好了吗?这需要极大的集中力。」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完)

评论

热度(38)

  1. AlecNights紫水母 转载了此文字